新聞中心News
南方都市報丨人工智能+公益“跨界融合”要邁幾道坎?
瀏覽數: 發布時間:2019/06/20

運用人工智能技術的尋親平臺———A.I.回佳。



利用A.I.算法模擬人臉的成長變化,幫助丟失孩子的家庭能夠更有效地尋親。


      張傳春最近一段時間興奮且忙碌,由他參與制定的《公共汽(電)車視障人士助乘系統技術規范》正在由國家民政部組織的專家評審,若通過就能成為我國第一個無障礙出行領域的信息化系統行業標準。這讓張傳春更加堅信人工智能與公益的跨界融合有著光明的前景。


      近年來,隨著科技的發展,科技與公益結合,特別是人工智能技術與公益的結合,越來越顯示出強大的力量。另一方面,目前主動將A.I.與慈善相結合的企業還非常少,如何更好地運用技術?如何在使用技術的過程中避免風險?如何找到一個可持續的、能盈利的商業模式以助推更多企業參與其中?這些都是挑戰。


實踐

視障者持“出行助手”,可定位導航


      作為目前為數不多的將人工智能技術用于公益慈善并已取得實質成效的企業,張傳春所在的廣州市華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經是無障礙出行領域的佼佼者。


      華途公司利用物聯網短程通信及定位輔助功能,通過由遠程協助眼鏡、公交助乘系統、地鐵助乘系統、室內導盲系統四大功能場景組成的無障礙出行服務平臺,形成了整套閉環的視障人士出行解決方案,能夠為視障人士提供精準和個性化的導盲服務,幫助他們獨立出行。


      視障人士只要手持一臺“出行助手”,就能享受多項服務,比如室外定位導航、6米范圍內的測距避障、指定區域內的室內導航、智能識別藥品名等等。


     “這在以前是無法想象的,我們能做出這個系統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張傳春對南都記者說道。“就拿測距避障來說,當視障人士拿著‘出行助手’行走時,通過攝像頭捕捉到周圍的環境,然后迅速經過場景匹配識別出精確位置,再通過語音播報出來給予指引,這一系列的動作都在瞬間完成,視障人士不需要專門停下來等待反饋,這完全有賴于我們算法的高速運轉。”


人臉識別技術,提高尋親效率


     當然,人工智能技術的妙用遠不止于此。就在不久前,另一家廣州的人工智能企業佳都科技(600728.SH )攜手廣州市慈善會、“寶貝回家”尋子網等機構共同舉辦“A.I.助力,讓愛回家”人工智能+慈善戰略合作發布會,創建了運用人工智能技術的尋親平臺———A.I.回佳。


      南都記者了解到,該平臺主要應用了佳都科技的A.I.引擎,提供了兩大核心技術。第一個技術是人臉識別技術,識別率高達99.9%,每秒十萬次的人臉比對,在海量尋親數據運用中將大大節省人力成本,提高尋人效率。另外一個技術是人臉模擬算法,利用A.I.算法模擬人臉的成長變化,幫助那些尋親多年的家庭生成小孩成年后的照片,從而使他們能夠更有效地尋親。


      盡管A.I.回佳平臺只是剛剛啟動還無法得見效果如何,但全國人大代表、“寶貝回家”創始人張寶艷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此次跟佳都科技合作之前,已經跟不少科技巨頭進行了合作,利用人臉識別技術已經幫助60余人成功與家人團聚。


     “人工智能的好處是毋庸置疑的,原來我們完全靠志愿者比對,費時費力,現在可以先幫我們篩選出一部分最有可能匹配上的,我們的志愿者再去進一步跟進,極大地提升了尋人的效率。”張寶艷說。


挑戰

大數據的收集是難題


      作為一個全新的平臺,A.I.回佳上線不到半個月就迎來了第一個挑戰。由于有網民惡意注冊,佳都科技不得不臨時關閉了注冊通道,隨后增加了人工審核流程,目前已正式開放尋親注冊通道。


      另一個挑戰在于數據的收集,也就是用于比對的“人臉庫”必須足夠豐富才能發揮效用。佳都科技品牌總監兼A.I.回佳慈善項目經理劉航告訴南都記者,目前平臺主要依靠“全民隨手拍”來獲取失散人員的信息。換句話說,這取決于平臺的知名度、影響力以及普通民眾是否愿意積極參與。


      但是,如果走在街上“隨手拍”顯然有侵犯他人隱私之嫌。張寶艷表示,并不鼓勵這樣的做法,“希望大家是在有目標的基礎上拍照上傳,比如明確知道某家的小孩是拐來的或者懷疑自己身世的”。


      對此,佳都科技也提前做了許多措施以保障平臺的安全性。比如,所有拍照上傳的圖片只保存三天,且圖片為有限曝光、僅開放給匹配度高的尋親家庭。


     “所有的圖片在人工智能的體系里是由人臉提取成特征碼,是一串數字,然后由特征碼完成匹配。特征碼具備一定的保密性,如果由特征碼去倒推照片的難度是非常大的,這也極大保護了照片的隱私性。此外,平臺還設有投訴通道,如果有人覺得自己隱私被侵犯了,可以提出申訴,后臺將及時清除圖片。”劉航說。


如何找到可持續商業模式


      華途公司面臨的問題就更多了。在技術的開發與使用階段,就遇到了很多的阻力。無障礙出行服務平臺要運轉必須有個前提,那就是平臺后臺已經存儲了可供匹配的無數個應用場景,而且這些場景是非常具體的。哪里是盲道?哪個商場有無障礙設施?分布在哪些地方?而現實情況是沒人說得清,即便是政府也從沒有“摸”清過。


      以一個城市為單位,要摸清每個角落的無障礙設施情況,工作量可想而知。華途公司采取的辦法是“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由千千萬萬的視障人士用每次出行收集到的數據漸漸“拼”出一個完整的城市出行地圖。


     “他們首先會錄入經常去的路線,然后有些視障人士會主動去‘探索’其他地區,但是這些由視障人士或者視障人士家屬提供的數據仍然不夠完備。而且,我們無法驗證數據的準確性,只能依靠視障人士自己的判斷。”張傳春說。


      另一方面,我國暫時還沒有關于信息化無障礙設施建設的標準,但若每個城市的建設標準都不一樣,那將會大大降低無障礙設施的連通性和系統性,也會影響設施的利用率和可持續。


      即便上面的困難都解決了,還有一個最核心的問題———盈利模式,企業畢竟不是純粹的慈善家,無論是前期的研發投入還是后續的系統維護,都需要成本,如果找不到一個可持續的、能盈利的商業模式,就很難讓更多的人工智能企業愿意主動去擁抱公益。


      目前,華途在香港、澳門、深圳、廣州、上海、南京等城市已經有成功實踐,在浙江彰吳鎮還打造了我國第一個無障礙小鎮。但公司的盈利狀況,張傳春并不愿意多談。張傳春坦言,除了香港、澳門已實現盈利之外,其他地區都需要公司的其他業務來進行經濟補償。

對于佳都科技,劉航更是直言“當做企業的社會責任在做”。


展望

人工智能與公益相結合已漸成趨勢


      澳洲會計師公會中國華南區委員會副會長陳建峰長期跟人工智能企業打交道,他在接受南都記者的采訪時表示,“人工智能的相關技術跟公益相結合是發展的趨勢,有些政府部門已經把一些模塊、算法融入到日常管理里;同時,政府與企業合作的也越來越多。”


      2018年9月,《中國信息技術公益發展白皮書V 3.0》正式發布,篩選并收錄了一年來具有代表性的30個信息技術公益案例,展現了騰訊、阿里、百度、今日頭條等眾多科技公司在公益方面的積極探索。


      除了常見的用人臉識別等技術尋找走失兒童,用區塊鏈技術保證捐贈物資全程可追溯外,還有用技術手段讓貧困地區孩子共享優質教育資源,用科技的力量保護地下水資源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等等。


      事實上,在科技向善已經成為一種新的趨勢和潮流的今天,科技與公益的創新融合早已不單單是政府、企業或者公益組織其中一方的事情。


      推動人工智能在人們日常工作、學習、生活中的深度運用,創造更加智能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正成為政府部門的共識。如今,廣州的“公交導盲系統”正處在建設之中,廣州市戶籍的視障人士憑證件可以免費領取一臺“出行助手”。張傳春希望,政府能將無障礙設施的建設納入城市規劃,并對華途這樣深度參與公共事業的企業多給予支持。


      對于風險,陳建峰表示無需太擔心:“比如隱私問題,政府已經意識到了,從國際上來說也非常關注這方面,未來企業承擔的合規要求會越來越重,立法會將數據的全生命周期包括收集、存儲、處理、修改、傳輸等全部考慮進去。”

湖南麻将块生产厂家